2014年9月10日 星期三

人本教育札記-303期-自我實現者


正正當當做人,堂堂正正賣冰!

這是第一次,我接受了截至目前為止最深度的採訪。
從概念發想、經營理念、未來展望各個面向,用足足接近6000字的篇幅,讓我把想說的一次說了個痛快!


裁訪編輯的昀修是個外在活力四射,內在卻十足文青的魅力複合體。這篇文章他寫得很有故事性,我自己讀起來欲罷不能,好像在看一篇現代版的唐吉軻德小說一樣(喂老闆人家寫的不是你本人嗎?XD)

既然已經是深度採訪,我也沒有甚麼好補充的,就請大家一起來看看這次的報導吧!




手中的樹葡萄冰淇淋香氣芬芳,入口後在葡萄的香甜之中隱約流露出一股紅酒的醇香,旁邊一群為圓夢旅行而來到花蓮的自閉症朋友則忙著品嘗巧克布朗口味的冰淇淋。三個小時前,我和人稱「小龍」的老闆李孟龍先生在自強夜市會合後,一路帶著兩箱冰淇淋騎到鯉魚潭旁的「花蓮棲地保育協會」,為的就是將這些冰帶來給這群朋友們,而這項行動,老闆小龍稱之為「夢想冰淇淋」計畫。


正當超人,誕生!


見到小龍,是在去年逛著夜市的時候,有個奇怪的馬尾大叔正在攤位前叫賣從沒見過的冰品,隨著他奇特的叫賣聲,一個標語映入我的眼中:「你挺洪仲丘,我請你吃冰」抬頭一看,假面超人飛踢的圖案就這麼大剌剌的掛著,店名就是「正當冰」,充滿一種玩笑似的意味。但自此之後,每當社會角落發生不公不義的事情時,總能看到各式文宣擺在正當冰的攤位前面,從不缺席。而從去年夏天至今,這間莫名其妙的小店竟隱隱然是花蓮的特色之一了。

最初以完全不添加化工原料,真材實料的冰淇淋為主軸營業的正當冰,為何開始走入一些偏鄉部落發送冰淇淋呢?在猛挖近百球冰淇淋後,小龍開始跟我聊起了正當冰的由來。
原本是銀行界軟體經理的小龍待過幾間有名的銀行。在業界內不時會聽到有些小公司付不出貸款跑路,又或是有人卡刷爆了在家燒炭的消息。
他說:「簡直就像半澤直樹裡的劇情,我開始覺得這工作對社會沒什麼幫助,好像只是在幫銀行的高層累積財富罷了。而且我只念完專科就出來工作,可我當時剛入行的起薪是多少你知道嗎?是四萬塊喔!才隔了七八年,我面試進來的年輕人起薪是兩萬二,有些甚至還是有名大學出身的耶!我就在想,台灣的薪資結構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我覺得整個台灣的業界開始把人力當成免洗餐具,但這其實是很扭曲的。」
當時趕專案的時候,一個禮拜上班六十個小時叫做輕鬆,八十個小時才叫有在趕專案。如果新人問小龍:「經理,你六日會來嗎?」一但小龍點頭,即使沒有要新人加班,六日他們仍會自動出現。小龍看在眼裡,在專案結束後,他向老闆為新人爭取加班費,不料老闆只回了一句:「如果他們自己沒事跑來,也要算錢給他們嗎?」
「當場我就搥桌子給他看啊!但是那時還沒有想要轉行,可想說銀行界真的太灰暗了,所以轉到科技業。不過後來發現其實哪個業界都一樣,薪資結構不公的問題在台灣已經根深蒂固了。」小龍說。
正巧某財團的布丁與霜淇淋爆出食安問題,於是他在論壇發舉辦公民活動,號召網友每月七號跟十一號都拒買以示抗議。最初大家熱烈響應。想不到當討論串正略成氣候的時候,突然有群人跳出來:「你又不做冰,哪知道能不能放?」「事情才沒那麼簡單!」但是小龍說:「其實我都知道,因為舅公有六十幾年的做冰經驗,是真正的專業。像霜淇淋不會融化是因為加了鹿角菜膠。透過顯微鏡來看,就像忍者飛鏢的多角形,園藝裡有種由珊瑚礁提煉出來的矽藻土,一樣是多角形。沒有硬殼的害蟲從上面爬過就會被割出很多看不見的小傷口,最後體液流盡而死。而這東西跟鹿角菜膠很像,只是食品用與園藝用差別而已。
它告訴你那是天然提煉的,對,但這東西吃進去經過消化系統,也讓你的胃跟食道佈滿無數的小傷口了。但那些人並不管我怎麼說,其中有個人說:『你如果這麼會怎麼不自己去做!』當下聽到時居然也不生氣,幾年來職場上的亂象已讓我的不滿到了一個臨界點。我想說,好!那我就跟我舅公拜師學藝,自己來做。」


超人拚死走險路,群俠拔刀來相助


於是,秉持著用天然純正食材給民眾一個味覺教育的想法,正當冰誕生了。初學做冰時,每一桶冰都必須透過手工一刀刀刮出來,除了技術外也挑戰體力。在以各種天然食材研發新口味的時候,更常反被這些食材上了一課:「像是香草吧,我特別選用馬達加斯加波本A級香草莢。調整比例的過程中發現,原來真正天然的香草冰淇淋是淡黃色的。努力釋放出它的香氣後,反而是自己被它感動了。」然而之前年收雖破百萬,但來的快去得也快,工作十二年到跳出來做冰時…「不怕你笑,我只有大概六十萬的存款。但既然都跳出來要用真材實料的冰淇淋跟那些化工食品一較高低,成本一定很高。為了要讓理念快速傳播出去,就要找全台灣人都會經過的地方。就是自強夜市啦。」小龍笑著說。

最初草創時小龍什麼都省,整間店都靠自己DIY打造,在準備完成的那一刻,他看看手上剩餘的五十萬告訴自己;決勝負的時候到了。
「我一定會虧,但看是我的錢先燒完,還是品牌先打出去!如果品牌先打出來,我就能夠繼續下去,如果錢先燒完,就鼻子摸摸,認了。」
開店之後,由於冰淇淋的特色鮮明與經營方式實在特別,竟在強敵如雲的自強夜市殺出了不錯的業績。小龍起先得意了一下,不料原料商的帳單一來,反而還得倒貼五千元。當時心想應該是頭一次做生意不太會管控,下個月就會好轉了。萬萬想不到只虧五千塊竟是他在那段時間最好的成績了,在冬天的時候幾乎以每個月二到四萬的速度虧損!
「所以五十萬才會瞬間燒光啊。」他苦笑說:「原因是我的成本高達七成,一般商家大概三成。所以一開始就在虧錢了,今年二月的時候,我的戶頭裡只剩下五千塊。」
那時候,小龍曾認真地考慮將正當冰收了。我問他會不甘心嗎?他的表情有些無奈:「當然會覺得可惜啊,但又想說台灣人就這樣啊,給你們吃好的你們也不懂。」
此時推了小龍一把的關鍵人物,是一位熟客。
「她是個很文靜的女生。但那天聽到我說:『錢也虧完了。說要為社會做一點事,也做過了,這樣就好了。』她當場就生氣地說:『我還以為你是個多有理想的人,結果撐不到一年就要放棄,那跟放個屁有什麼差別?』
可是當時實際上就是撐不下去了。她雖提議漲價。但當初來做正當冰有個關鍵,就是某財團布丁在爆出問題後回收,再上架時推出買一送一的活動,結果搶購一空。「這件事告訴我『台灣人真的不怕死欸!』。所以我才決定要做一個味覺教育的推廣!因為這種人只要便宜,吃什麼都不怕的。只有用真材實料打動他,才會知道原來這東西的味道是這麼真實。我的味覺教育對象就是那群人,一漲價叫他們怎麼花的下手?她說:『你換個角度思考阿,漲價撐過去,然後把品牌做起來,這樣那些盲從的人還是會過來啊!』」
說到這裡,小龍笑笑:「後來也不算漲價啦,原本五十八克賣二十元,現在是一百克賣三十五元。就單位成本來說其實降價了,不過調整價格過後,總算止血了。」
其實在漲價的前一天,將近一倍的漲幅也讓他擔心不已,他在臉書的粉絲頁面上寫說:「不漲價真的撐不下去了。但如果漲了就沒有人,那正當冰也只能到此為止了吧。」
漲價當天是平日,但早早就有人在攤前排隊了,當時小龍沒想太多,想不到七點後人潮絡驛不絕,一路排到對面的果汁攤去了!
「這根本就是故意的!當時沒空細想,但收攤時一坐下來,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你在粉絲團透露了不安,就有這樣一群人用行動告訴你:『我們會挺你。』正當冰能持續到今天,真的不是靠我自己,而是每一位幫助過我的人。」


神秘高手下山相助,夢想冰淇淋開花結果


說著說著,從小龍的口中又透露出了一段故事。
「去年七八月的時候,有個眼睛大大的小妹妹自己跑來跟我的店員買冰,聽到一球要二十塊,她就沉默了。我突然覺得氣氛不對,轉身一看,小妹妹手上只有十五元,露出一臉不甘心的表情站在那兒。我趕緊過去跟她說:『剛好耶!我們今天巧克力特價十元,加脆餅五元!』在店員還一頭霧水的時候,我已經塞了一根冰淇淋在小妹妹手中了。但她離開時那畫面對我來說很興奮,因為她是蹦跳著走的!那天我開心了一整晚。回家一想,雖沒有賺,但是這樣簡單的行動就會讓你打從心底高興。而這樣由衷的開心卻在長大後越來越難得,如果我能去很多小朋友的地方送冰給他們,那我一定開心到爆了,這就是夢想冰淇淋的起點。」
但是從去年七八月開始發想的夢想冰淇淋卻到今年五月才開始行動,中間的情節居然宛如武俠小說。
「當時有位出家師父來買冰,聊到說他們的組織『大悲願』有在做免費的推拿,我第一次去的時候,他們送了我一幅地藏王的掛像。後來第二次去之前,我在掛像前許願說:『我真的好想去送夢想冰淇淋。但我真的沒有餘力了,如果有點存款,不用多,兩萬我就去做!』想不到當天晚上跟師父聊到這個計劃時,師父問我:『你們一次買六百球要多少錢?』硬要我用漲價後的原價算出來。當我要回去的時候,他默默地拿了兩萬一出來:『我們大悲願有六位師父,現在發願一人認購你一百球,這六百球冰,就是讓你去實現夢想冰淇淋的。』我當時感動到不知該說甚麼,默默收下後飛也似的逃跑,回去再加上我自己一百球,這七百球,是夢想冰淇淋開始的瞬間。」
然而至今已經發出三四百球的夢想冰淇淋,現在還剩多少呢?
「呃,還有一千多球。」
「什麼!?」我驚訝地喊出聲。

原來,在各方人馬支援之下,夢想冰淇淋的剩餘數字不斷增加,這數字對小龍來說頗具意義。他說這就像是觀測社會愛心的指標,許多人一聽到夢想冰淇淋就願意貢獻一份力量,台灣真的是很可愛的地方。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壓力,心中卻默默都有關於公益的想法,正當冰只是提供了一個平台幫大家去實現這些心願。他說:「有人會叫我正當超人,但是對我來說,你們這些支持我的人才是正當超人。」那幅被他笑稱為「老闆」的地藏王掛畫,每個月固定有五分之一的營業額會供奉在祂的前面,作為公益用途的預備金。
在開始做正當冰之後,小龍遇上越來越多有趣的人。有人幫正當冰畫完新的logo後,丟了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的網址說:「你身上有多少就捐吧,多少都可以,算是給我的設計費。」有人幫他譜了一首主題曲,只要了一球最新口味的冰淇淋當報酬。前陣子高雄氣爆事件,他在粉絲團上貼文要在八月八號捐出零售冰品一日所得作義賣。隔天一看,慘了,竟有近二十萬人看過這篇文章,可能會突破預計的捐款額度,畢竟正當冰製作成本可是高達七成。想不到當天熟客來幾乎都買箱裝的,他們知道買零售的就會被小龍捐出去,這天售出的箱裝幾乎是平常的十倍。



小龍有些感動的說:「如果你做的是對的事情,所有人都替你想。不用擔心你奮不顧身,就會粉身碎骨。不會!你奮不顧身時所有人會接住你,我的粉絲都是這樣的角色,我想有一天如果我說我要倒了,他們會全部衝過來要我撐下去吧?台灣的消費環境下消費者會想:老闆就是想盡辦法從我口袋裡掏錢。而老闆就想說:台灣全都是一群奧客,動不動就找消保官。但在我這邊不是這樣!所以我覺得要說正當冰真有什麼了不起之處的話,就是這行讓我遇到太多太多讓人感動的事。」


讓你看看社會小店的力量!


小龍笑說,從一開始促成正當冰的食安問題,經過洪仲丘案件,如今成就了一套堪稱「正當冰鎮派神功」的「義保山拳」(環保、人權、動物權、食品安全);這一路上撐過了第一次的倒店危機、獲得神秘師父力挺夢想冰淇淋,到各方無名高手在各種困難時刻默默的援手。小龍對正當冰的想法也有了改變。他說:「如果我心目中有終點的話,夢想冰淇淋的實現,只能算是剛從起點起步。」
而現在正當冰的長期目標有兩個,其一是推動他稱為「社會小店」的經營模式,希望在幾年後買一台冷凍車,將夢想冰淇淋拓展到全省。小龍說台灣是被大企業與大基金會把持的國家,但這樣嚴重發展失衡的現象可能導致在地的弱勢團體即便真想做事,也難以獲得善款的挹注。就像人在缺血時進行輸血,但血液都集中到主動脈,末梢神經反而因此壞死了。如果要突破這樣的現況,他的方法是讓各式各樣的社會小店在全台遍地開花。每家店都能用自己的產品貢獻力量,這樣的模式透過各行各業互相支撐就能遍佈全台。由於善款並非常態性,小店本身必須是一個自給自足的有機體。他認為社會小店能做的事情不是只有被動的放些文宣讓來店裡的人看,而是應當主動出擊去幫助弱勢,才是真正的投入這個社會。
他說:「我希望有一天能夠展現出一個穩定經營的感覺。也許這樣的經營模式就能夠吸引到更多人加入,等到那天我甚至可以把店交給別人,我自己全台灣到處去教人經營這樣的小店!」
其二,則是將自己的粉絲團定位成一個媒體。他認為媒體應該也要有療癒的作用,而不是只有揭瘡疤或者聳動新聞,台灣的媒體現在缺少這樣的元素。他希望能夠透過自己的媒體來告訴大家還有很多像他這樣的小商店沒被發現。早在去年義保山拳略具雛形的時候,他就開始推廣一個觀念:「只要你是人民,你就有義務去監督政府。人民是永遠的反對黨,雖然不需要直接寫明在商業裡面,但當這個政治議題影響到人權的時候,你就必須要跳出來。
像三一八學運時我沒出聲,但三二四那天行政院流血鎮壓後我覺得不行了。警察怎麼可以拿棍子去敲手無寸鐵的人民?又不是警察國家!後來我決定憑參加學運或遊行的照片,我就送冰,是想告訴這些被敲的人說,這社會上有很多人支持你,只是可能不克參加,我想即便只是這樣的表態也是很重要的。不是我愛送冰啊,我送起來也很傷的!」
像是「義保」的環保,他甚至祭出自備容器買二送一的出血大放送:「外面環保的折扣根本沒辦法打動人啊,你會帶環保杯就是會帶,不帶環保杯的折扣那一兩元根本無法打動他們。要推一個理念,就得流血去推。」有時他會發現他的文章被按讚的次數超越他粉絲團人數,也會得意地想:「我的粉絲團全都是活人耶,不是什麼俄羅斯人跟殭屍!」


只要有心,人人都是正當超人!


訪談結束後,腦子裡不斷地重複放映著正當冰的各種奇妙經歷。一個小小的冰店,一股對不公義感到憤怒的熱血。來到花蓮後居然在無意間匯聚成了一股改變社會的能量與數千球夢想冰淇淋。正當冰在眾多正當超人的支持下,已經儼然有了自己的生命與道路,重新詮釋了另一種老闆與客戶的關係。對於當初期許每一球冰都能成為改變社會的魔法的小龍來說,這樣的收穫或許已遠遠超出他所期許的了。

記得那天,自閉症的小朋友微笑遞給我一朵手工花。那瞬間,我突然能夠明白當時那個小女孩帶給小龍的感動。那是正當冰真正魔法的秘密—夢想—一個能夠共鳴他人的溫暖夢想。
如今魔法已然成真,正當冰卻望著更遠的他方,摩拳擦掌,準備出擊。未來某一天,或許我們能夠看到更多這樣的「社會小店」出現在台灣各個角落,成為一道堅強防護網,來扶持那些無可倚靠的弱勢群體或個體。就像小龍當初說的:「不用擔心你奮不顧身,就會粉身碎骨。不會!你奮不顧身時所有人會接住你。」而當初被這麼多正當超人接住、支撐過的小小冰店,現在轉身起步,要來改變世界了

人本教育札記是一本專注在社會議題,挖掘社會光明面的媒體。
過去我從網路上的討論,新聞報導中去了解人本基金會,難免充滿成見。但實際讀了他們的雜誌,我想我能說,在雜誌中我的確看到滿滿與人為善的正念。

人本雜誌的通路很少,這次我就不舉辦帶雜誌享優惠的活動了。但是他有線上版可以觀看。很建議冰友們可以閱讀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