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日 星期五

再見了!!正當超人!!

歷經了一年一個月又18天
挺立在風雨與油煙中
身上有著光榮的印記...

終於是一個決斷的日子了,一直這樣下去好像也不是辦法...

正當超人...到今天...決定要跟大家說再見...(╥﹏╥)

由於不忍心每天在那邊淒風苦雨,正當超人說要退休了...
但是他的退休不會讓正義空轉!

因為,我們又有了...

正當喵星人!!

噗,誰!?誰剛剛說我要倒店的!?
背負著大家的期待,我去賣屁股也不會讓正當冰倒閉的啦XD


────────────────────────────────
這件事我很早就想做了。

如果是長期關注正當冰粉絲團的朋友,可能還會有印象。
去年的9月,正當冰曾經休息了好幾天...

為了我在台北的喵星人小女兒。
她叫Dora。
這是大概一歲的時候,還很皮

這是她大概兩歲的時候,還很瘦。

我正在花蓮為了剛開張的正當冰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前女友告訴我,朵拉生病了,醫生說是黃疸,但卻無法查出原因。

回去的那天,朵拉看見我很開心,想向我跑來,走沒三步路,突然腳一軟,趴在地上就動不了了。
然後很緩慢的,移動自己的兩隻前腳,拖著後腳,吃力的向我爬來...

我趕緊過去,緊緊的抱住她。原本是個圓滾滾的小胖妞,現在卻連肋骨的觸感都清清楚楚...


我們家的四隻貓裡,她是我最疼的一隻。
因為她的個性活脫脫就是個乖巧聽話的小女兒。我曾經一時沒注意把她關在房間裡就出門上班了。

一整天超過12個小時。房間裡又悶又熱,也沒有貓沙。

當我急忙回家打開房門,她端正的坐在棉被上,軟軟甜甜的對我"喵!"了一聲,就趕緊跑出房間找貓沙了。
沒有弄亂任何東西,也沒有弄髒我的被子床單。
八個字就可以形容朵拉的個性:文靜乖巧、老實膽小。
家裡比她後來的貓都可以欺負她,她也只是愣愣的,從來不會還手。

她很會說話,喵的聲調大概有20種左右,表達不同意思時就有不同喵法。所以基本上,我能知道她是餓了渴了、跟我撒嬌拜託要進房間睡、還是在跟我告狀、還是在跟我訴苦、是真哭還是假哭。

夏天裡,只要當天有下過雷陣雨,回家她一定是"哭喵喵"。就是尾音拖超長,有點淒涼,還要配上眼淚汪汪的那種。
原來是她怕打雷。如果是我放假那天下了雷雨,聽到雷聲的一霎那,不管她是在吃飯還是在睡覺,一定會狂奔來找我,跳上我的大腿,把頭埋在我懷裡。

許多回憶在我的心裡輪番起落,對比著眼前瘦弱無力的她,感覺起來是那麼遙遠...
實際上,我離開台北,來到花蓮開正當冰,只不過是三個月前的事...

她的病,卻已經遠比我想像中的嚴重。

前女友不知道往常我固定看的醫生在哪裡,她是路痴,貓咪們也一向是由我在照顧。
所以只能附近找沒去過的醫院...結果是住院一星期,狀況持續惡化。
從第一間醫院出院時的照片
這時候,她已經連抬頭都非常吃力...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趕快帶她到我最信任的醫生那裡去。

醫生告訴我,朵拉的紅血球數,不到健康貓咪的十分之一。
「所以我有延誤到她的病情嗎?」我緊張的問。

醫生苦笑著說:「這已經是非常嚴重的溶血症狀。如果是正常貓咪,降到五分之一時可能就已經死了...」

我心中閃過一個不好的念頭...難道朵拉是在等我回來...?

這個念頭很快的被我驅逐了,我笑著對醫生說:「沒這麼嚴重吧?雖然四肢沒力,可是她還是睜著大眼睛,我走到哪她頭轉到哪,有時候還會喵兩聲呢!」

醫生沉默著,這份沉默給了我最不好的預感。
吊上了點滴,醫生告訴我,現在已經是用緊急處理的方式了,這藥等於是吊住她的命,但對她現在的身體狀況來說,很有可能根本負擔不了。

「你要有心理準備」醫生說。

我在住院籠外,打開籠子,輕輕撫摸著她...反正有門沒門都一樣,她連路都不能走了...
她也是我們家摸起來最舒服的一個。又細又軟又亮的毛皮,一點也不輸給貂皮。
現在,我看著自己的手,只看到滿手都是失去光澤,脫落的貓毛。

脫落的貓毛,一根根就像錐心的刺...

那天晚上,她死了。
眼角似有若無的掛著一滴淚,嘴角卻彎彎的向上揚著。

找了一個地方,親手埋了她。

目前為止,我很幸運的沒有任何親人離我而去的經驗。
但當第一鏟土蓋在她身上的時候,我才體會到原來失去親人的悲傷很特別。
它用一種極其緩慢的步伐朝你走來,像是海底隱隱的一場地震。剛開始你感覺不到,但在一個契機下,它會突然爆發出數十公尺的海嘯,一瞬間把你淹沒。

那一鏟土,是我人生35年來最崩潰的一次。
也是我唯一後悔開了正當冰的一次。

醫生的話還一直在耳邊迴盪:
「像這種檢查不出原因的黃疸,最有可能就是因為環境或是家庭成員的改變,造成他們的免疫力降低...你最近有搬家嗎?」
「沒有」我盡全力平靜的回答
「但是她最依賴的人卻都不在家...」

我總是責怪自己,因為全心投入了正當冰,她才會失去了生命。

我剪下她的一小搓毛,裝進小袋子裡。
我之所以能夠把這篇文章寫完,是因為她離開我已經將近一年了。
但我還是時常想起她,每當她小小的身影又佔據了我的腦海,我總會買兩瓶啤酒,拿出小袋子靜靜的看著。

也常常一不小心,就浪費了幾十分鐘:P

────────────────────────────────
我不能被悲傷擊倒。

曾有人問一個醫生:「你看過這麼多死亡,請問你甚麼是死亡?」
醫生回答:「你每天都活著,那麼我問你,甚麼是活著?」

我沒有看過很多死亡。
但我仍希望,能夠創造生命的價值。
希望她的死,會因為正當冰幫助到越來越多的人,而變得更有價值。

我想你們已經猜到了:)

這個Logo,就是以我的喵女兒為原型,請知名插畫同人作家杏仁鹿製作的。

杏仁鹿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oneLUCKYDEER

杏仁鹿是個非常關心動物權的畫家。這次請她幫忙,當最後看到無懈可擊的原稿,以及融合在裡頭的許多創意,我不禁怯生生的問:「我都還沒問過你費用大概是多少...我、我沒甚麼錢...」

杏仁鹿也許早就google過正當冰了,也大概知道正當冰都在幹些甚麼好事XD
她很豪氣的丟給我一個連結。
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
http://www.hotac.org.tw/default.hotac

然後跟我說:「幫我捐錢給他們吧,你有多少就捐多少,就當作是你付給我的設計費:)」
雖然正當冰的可動用現金雖然不多,但是每個月都有把1/5的營業額撥出來做公益基金,付錢沒有捐錢倒是沒問題XD。


正當超人必殺技義保山拳(一保三權:環保、人權、動物權、食品安全)裡的動物權,也是這樣來的。

我的喵女兒死時還不到四歲。
縱然她漂亮乖巧的讓我覺得是紅顏薄命。但比起很多可能更漂亮乖巧的毛小孩來說,我想她夠幸福了。

朵拉也是我領養來的。如果我沒有領養她,外面翻垃圾,在車輪與野狗嘴邊討生活的話,她可能會更短命,而且到死,都不會"成為過"一隻漂亮乖巧的小貓。

台灣還有許許多多像朵拉一樣的可愛毛小孩。但他們現在的樣子,卻可能是又醜又髒,看到人時撕牙裂嘴,露出警戒而充滿敵意的眼神。或者,待在收容所裡,憑藉著動物本能爭食求生,等著隨時被帶離籠舍,一根針就離開了人世。

如果我沒有領養朵拉,她也會是這樣。

是因為人的照料、人與動物用心的相處。才讓這些動物感到幸福,也才能散發出幸福的光芒。

親愛的朵拉:
我不知道你現在過得好不好?你這麼乖,我相信你如果不是變成了天使,就是變成了沒有毛的小孩。

把拔覺得很對不起你,為了自己的理想,讓妳的這一生這麼短暫...
把妳做成LOGO,我就會覺得妳仍然陪伴著我。

也希望妳能夠好好看著,把拔會怎麼樣為了跟妳一樣的毛小孩、為了這個社會去做些事。

希望妳不要生把拔的氣...
因為把拔相信,這一切,都會慢慢變得值得的...

PS.之後正當冰所有產品的Logo,好比紙杯上的貼紙,宅配小盒,都會慢慢地改成正當喵星人的Logo~因為沒甚麼錢咩~所以只能一樣一樣慢慢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