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8日 星期一

夢想冰淇淋計畫─Mission.3─民有部落

【越單純,就越容易快樂】


「來啊來啊來啊~~K我啊K我啊~~(´≖◞౪◟≖)」我雙手比出"來來來哩來哩來"的手勢向一位高年級小朋友挑釁。
「好~~!!像這麼奇怪的要求我這輩子沒見過!!」小女生虎目圓睜,雙手高舉....

咻的一聲,一團黃色的影子像閃電一般的向我飛來(皮卡丘@@!?),我的手指被碰到了一下,東西沒接住,掉到地上。




「哈哈哈哈!死了!我還以為有多厲害咧థ౪థ」小朋友擺出了一個超機歪的臉。

「唉,有時候人老了就要服老...」我垂頭喪氣的走向外圍...

都晚上了躲避球這麼小一顆誰看得見啦!!!


你看你看連相機都拍不清楚了~



過一會我看裡面亂成一團,沒人注意到我,又偷偷摸摸的溜進去內圈(反正小朋友也都這樣幹XD)

「來來來通通躲到哥哥後面,我保護你們!嘿嘿嘿嘿...」我張開雙手,打算球一飛出來我就要跑第一,這樣後面的小朋友一定措手不及被K到,想到我完美的計畫,心中不禁噗疵噗疵的笑了出來。

「你怎麼又活了!」拿著球的小朋友指著我大叫。
「我本來就沒死過啊!剛剛死的是我的雙胞胎弟弟叫正當叔叔怪,我是正當怪叔叔,你搞錯了థ౪థ」
「葛格賴皮啦!!」隨著一聲虎吼,一團黃色的影子像閃電一樣的向我飛來(好熟悉的形容法一ˇ一?)
左:被你砸到會死吧...
右:有全民健保怕什麼啦!

"砰!!"

我又被K中了....
「哎呀死啦死啦死啦死啦~」

「葛格好弱啦!!」一群小朋友笑成一團。
「原民小朋友體能到底是有多強啦!!每個丟出來都跟棒球一樣快是怎樣啦!!」
「是你太爛了啦XD」連跟著一起來的義工都不免吐槽我。
衣服上寫活力少年...
這傢伙根本暴力少年好不好!!
球飛過來跟小叮噹的時光機飛過來一樣快啊!!

唉...所以我說啊...人老了就要服老╮(╯_╰)╭

每次都輕易被幹掉讓我脆弱感性的心靈受到重傷,所以我從戰圈裡溜走,瞄準在旁邊騎著三輪車,像洋娃娃一樣可愛的小蘿莉...
小籮最高!!

「叔叔要回家了你載叔叔好不好~~嘿嘿嘿嘿థ౪థ」我邊笑邊往小蘿莉靠近~~
「不要啦不要啦我不要載你~~!」大概只有兩三歲的小蘿莉,一邊尖叫一邊騎著三輪車逃命。
「好啦好啦載我啦載我啦載我啦~~求求你啦我家很遠捏」我小跑步追在三輪車後面。
小蘿莉被我追的一邊尖叫一邊狂笑,小朋友玩這麼瘋,搞不好晚上又要做夢了:P

在活動中心的廣場上,一大群小朋友無憂無慮的笑鬧著。
他們都有著烏黑明亮的眼睛與大大的笑容。

正當冰義工團們,剛發完冰,正在享受這好久沒有的悠閒。
差點要跟正妹義工回家的小正太...
我說你也太會拐小孩了吧(❍ᴥ❍ʋ)

「我上一次打躲避球,應該有超過20年了吧?」我累癱了,坐在球場的地上,對另一個義工說。
「應該都是國小的時候吧,就跟他們差不多的年紀」我們一起望向這群活力超旺盛的小鬼。
我敢發誓!
這個跟我家貓咪一樣肉的小胖肚...
捏起來超、舒、服XD

這裡是秀林鄉秀林村的民有部落。
離市區也許不遠,但卻像是包圍在結界裡,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小世界。
-------------------------------------------------------

【在最黑暗的地方,才能綻放最明亮的光芒】

陶樸閣部落,是太魯閣族的一個分支。百年前祖先們來到這裡定居。
物換星移,都市發展起來了,經濟也發展起來了。村子裡的年輕人為了生活,只能到城市裡工作。
這原是台灣城鄉發展不均,所有小鄉村的寫照。但在這裡,卻是更嚴重的問題。

村子裡約有60戶人家,而有三分之一的家庭經濟來源僅剩下阿公或阿罵其中之一,靠著每個月3500元的老人年金支撐整個家。
這是由於這個村莊曾受到開放性肺結核的襲擊。有七成的勞動人口因此喪失了工作能力。
當父親失去了工作後,許多小孩的母親也就離開了。

也因此,這是一個幾乎只有老人與小孩的世界─95%的家庭都是隔代教養。

隔代教養與貧窮,產生了很多問題。
年老的阿公阿罵,在他們的年代是沒有甚麼機會受教育的。相對的,對於孩子,通常也就只能順其自然的採取放任式教育。

許多年以前,每年夏天,都有許多小孩因為戲水在新城的海邊溺斃。
許多年以前,這裡的小孩上了國中高中後,因為缺乏家庭教育與父母的關愛。很快的就學會抽菸吸毒,打架泡網咖。當他們長成大人,又可能製造更多的社會問題。

但這些事情,現在都有了轉機。

我在這樣的地方,遇到了一位正當女超人。
在還沒有正當冰以前,她就已經是個超人了


她的名字叫徐靈。
---------------------------------------------------------------------------------

【在這個世界上,能打倒你的,只有你自己】


如果是你,出了一場車禍,車禍的對方是"火車"。

你的摯愛從此與你天人永隔,你的左膝蓋以下從此空空如也。

經歷28次痛苦的大手術。
每一天你都在病床上,在劇烈的疼痛中睡去,從冷汗中與惡夢中醒來...

等著你的,是好幾年需要咬著牙,酸楚與淚水交織的復健、龐大的醫藥費、失去摯愛與身體一部份的傷痛...

你會不會想放棄一切?
你可不可能再站起來?

病危通知,是一種醫生覺得"我可能救不回你"的表示。
在三次的病危通知裡,徐靈卻把自己救了回來。

她始終沒有放棄。

醫生曾告訴她,你將終生失去行動能力
她沒有相信。

最後,她靠著朋友捐贈的義肢,硬是站了起來。繼續做正義的事。

她就是這樣一個,把所有不可能都變成可能的人。
黑色衣服者就是徐靈

---------------------------------------------------------------------------------

【誰都可以選擇做一個被憐憫的人...或著付出愛的人】


她其實可以選擇終身坐著輪椅,輪椅旁掛著彩卷,穿梭在人群裡─這種跟她目前比起來"相對輕鬆"的生活。
而她卻選擇了一個在問題層層疊疊的部落裡,把所有事情攬在身上,每天不斷操心的另一種生活。

她本來是個開刀房的護士。就我的理解,開刀房的都是護士中的菁英。
然而一場車禍,卻徹底改變了她的一生。

不是讓她的人生邁向了悲苦,反而更加光明燦爛。


「你知道嗎?因為沒有零用錢,這邊的小朋友有些價值觀都會扭曲,可能會去偷,也有小女生才小學三年級,就被人騙走了身體...」
徐靈深鎖著眉頭:
「有時候外地人來,有時候是村子裡的人,拿個一兩百塊或零食糖果,小女生就被騙了,因為她們實在是太貧窮...」

「這種狀況不能報警或甚麼的嗎?」我問。

「報警處理起來往往很久,而且重點是要防範未然,所以我跟公所申請在村口裝了攝影機,連到我的辦公室。每次只要看見不認識的人進村都擔心的不得了...」她的憂慮寫在臉上。就像是個擔心女兒的母親。

有時候我們在特定節日感謝父母,在卡片上寫下的理由,往往不是父母實質的付出,而是"父母一生都在為我們操心"。
我自己其實並沒有為我操心的父母,但我有大半生都在為我操心的奶奶,我很明白,有人為你著想的那份"操心",是世界上最珍貴的無價之寶。

「雖然還想做更多,好比裝更多攝影機,不過我們任何經費的申請都很困難...」
她告訴我,通常名人或有名望的人成立的協會比較容易得到補助款,而像他們這種只有三個平民組成的小協會,往往很難得到資源。事實上,他們也已經好幾年沒有得到政府的補助了...

小到一支筆、一本筆記本。到制服、鞋子。如果真的用壞了,穿破了,徐靈擔心孩子們會因為沒有文具耽誤了課業,不忍心他們穿得破破爛爛,每次到最後,還是只能由協會的義工們自掏腰包。

「我自己到現在都還要面臨龐大的醫藥費,我的腳到現在四年過去了,還常常需要手術...」徐靈無奈的看著自己的義肢:
「不過還好我兒子已經大學了,他很懂事的自己辦了助學貸款,在外地半工半讀。我跟我媽媽兩個人生活在一起,過的簡簡單單,所以還能有餘力幫這些小朋友買些小禮物,鼓勵他們好好念書」

我看著她的表情,講到每一個孩子,每一個人的喜好、小習慣,她都瞭若指掌。
我心裡正浮現一個疑惑但沒問出來:你自己有小孩,而這些其實不是你的小孩對嗎?

是怎樣的胸襟,可以讓一個人把別人的孩子當作自己的?那麼的了解他們,與他們休憩與共,把半生都奉獻給他們?
是怎樣的犧牲,可以讓一個人,連母親都得陪著自己粗茶淡飯,也要把僅有的給予他人?

只為了希望這些別人的孩子將來能夠成材。

現實的問題不只壓迫這些志工,同樣的,也是這些孩子不幸的來源。

「你相信嗎?我們這裡有個家庭,是沒有瓦斯跟瓦斯爐的。小朋友的爸爸媽媽不工作也不管孩子...」徐靈的表情突然哀傷了起來:
「但是孩子吃甚麼我知道。每天傍晚,那個小孩,就會端著一個破碗,到附近的教會去,教會的神父修女憐憫他。他每一天的晚餐就是這樣解決的...有時候蹲在樹下,有時候坐在牆角...如果我看見了,就會買點東西給他吃...」

我感到一陣鼻酸,徐靈繼續說:
「他常常一個星期才洗一次澡,穿著破洞的衣服,生病了也沒人照料」

"他只是一個甚麼也沒做錯的孩子啊..." 我心裡這樣想著。為什麼他要遭受這樣的命運?

「我常常希望全村的小孩都能來參加課輔,包括他,都能讓我照料,我不怕累,也相信自己照顧得來!」徐靈自信的說著。
徐靈的年紀跟我一樣,35歲,但她的臉上,卻堆積了比我多出幾倍的疲勞與風霜。
因為要扯開嗓門幫小朋友上課,徐靈的聲音,也永遠都是沙啞的。

「現在參加課輔的小孩有40個,但還有20幾個小朋友,或者因為家裡反對,認為教育不重要。或者因為要照顧更年幼的弟妹,而沒有來參加...」

我想起阿信一類描寫早年生活困苦的連續劇,國小的姐姐揹著還不會說話的弟弟,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準備晚餐。
在還沒有遇見徐靈以前,我一直以為這樣的畫面就只是連續劇而已...

「無法來參加課輔的小孩,才是我更擔心的...」徐靈嘆了一口氣。

剛開始我連絡徐靈,告訴她我想去送冰時,第一個印象,就是這位義工怎麼這麼難聯絡?

常常手機不是沒開,就是通了沒人接。好不容易通了,對方總是一連串的抱歉,告訴我,她去看醫生所以沒辦法接電話。
"為什麼幾乎天天都在看醫生?"
我當時的不解,現在算是都明白了...

如果我把60個小孩是不是吃飽穿暖,功課表現怎樣都當作是自己的責任,我也會天天都需要醫生。

更何況,連部落裡的獨居老人也是徐靈的服務項目。

「我常常辦一些親友會,請村里手藝最好的婦女教一些老人家做做手工藝甚麼的」徐靈笑著說。
「有拿來販賣增加一些收入嗎?」我問。

「沒有啦,販賣需要店面,我們沒有這麼多經費。只是讓老人家可以打發一些時間」徐靈接著說:
「又或者,假日的白天安排去獨居老人的家裡幫忙打掃做家務,這往往是我最開心的時候」徐靈露出了滿足又欣慰的笑容。

「為什麼是最開心的時候?」我也微笑,心裡已經猜到了幾分...

每一次,正當冰要執行夢想冰淇淋計畫,選定了發冰地點後,都會在粉絲團公佈。
每一次,我也總會很帥氣的說:「人力夠啦我一個人就無敵了!不用刻意來嘿!只是希望大家來體驗這種感覺,把溫暖在我們社會上傳播出去!」

這次也一樣,當天我把要送的冰跟冰箱準備好以後,望著彩虹夜市街道的那端...

"明天颱風就要登陸了...真的還有人會來嗎?" 我拖著腮幫子,蹲在摩托車旁邊...
"唉...搞不好今天要自己一個人上了..." 這種擔心的心情,老實說一點都不帥氣XD

結果,這天最後竟然還是來了五個義工啊!
這些傢伙不在家乖乖做防颱準備,會不會跑到新城就遇上颱風也不知道,結果他們竟然還是來了。
有Acer的小老闆曾哥、永遠不缺席的慈大義工信安跟他的女朋友心樺,熟客小庭姊跟他超靦腆的可愛女兒小潔。

所以,我大概能猜到徐靈所說的,為什麼這就是他最開心的時候。

顧客的參與,代表的是我所做的事有人看見。他們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用行動來支持:"我知道你幹了甚麼好事,我也要參加!"
這超越了因為購買而建立的關係。老闆帶著顧客去山裡做義工!?這種事情我從來沒聽過!

但這就是一種最直接,也最讓我感動的認同。

我能想像在一個陽光燦爛的上午,徐靈望著街的另一端,心裡也許跟我一樣忐忑不安。

"這些孩子真的會來幫忙嗎?"
"禮拜天爬得起來嗎?"
"我平常告訴他們要樂於助人,這些小鬼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

遠遠,嘻笑打鬧聲傳來的那一刻...
當看著街角一個個比太陽更耀眼的小臉蛋出現的那一刻...

我想不僅僅是開心。

更多的是,為自己、也為這群孩子所感受到的驕傲...
---------------------------------------------------------------------------------
後記:這個部落現在有了徐靈以後,有了許多好的轉變。
孩子們誤入歧途的少了,以往每年夏天都會有兒童在新城的海邊溺斃,有了像媽媽一樣關愛他們的徐靈以後,也不再發生。

但這裡、徐靈的夢想,仍舊有許許多多的問題尚待克服。
沒有資金來源的協會、只靠老人年金過活的家庭。沒有零用錢的小孩...

教材、文具、衣服鞋子、小朋友的三餐或點心、過度負荷的義工、得要去田裡打零工養孫子的老人...

這裡的一切一切,如果深刻去想,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能夠維持下去的...

幫助他們吧!
徐靈所屬的協會是
陶樸閣美學才藝發展協會

2014/8/5更新:
陶樸閣協會最近發生了理事長盜用公款與物資的事情。
徐老師跟小朋友們哭成一團。

我也必須將捐款帳號與地址暫時屏蔽起來,請好朋友們先不要捐贈,等徐老師把事情處理妥當再開始捐款捐物資。

想了解更多?什麼是正當冰與夢想冰淇淋計畫?請看以下連結:
什麼是夢想冰淇淋計畫?
夢想冰淇淋計畫~Mission 1~水源部落
夢想冰淇淋計畫-Mission2-畢士大教養院
什麼是正當冰

其他照片分享:
吃到抱在一起也太可愛(→ܫ←)
小朋友真的太愛我們家的冰了~
颱風還沒來就橫掃了啊!!


其他的義工們、附近的鄰居,我也請他們都一起來分享。

你也好像洋娃娃啊!>///<


像這樣的老爺爺,這村子裡有很多為了孫子孫女,都還得去打零工

跟豆子一樣的小娃娃!!超可愛的ε٩(๑> ₃ <)۶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