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3日 星期五

我們殺了一隻叫虔生的豬


正當冰的義賣活動已經於一月一日畫下了句點。
這一次募款總共募集了1290元。

相較於興建一座南迴醫院的偉大夢想,這個數字微不足道。
然而讓我震撼的,是我一個人小小的發願,也能夠得到來自各地朋友的認同。

虔生的肚子裡,有香港朋友一邊說著"有機會我們一定去南迴看看"一邊投下的錢。
也有大陸朋友告訴我,四川震災台灣也幫了大陸很多,然後把口袋裡的錢都裝了進去。

更不用說一向最有愛心的台灣同胞。
有人投完錢,跟我比個大拇指。
有人走進櫃台來,拍拍我的肩膀。
有人聽完我的募款計畫怒買10杯,然後給了我500,豪氣的叫我找錢全都捐了。

朋友們,你們的支持我都感受到了,我必定能因此而走得更遠。

許許多多動人的場景,在這隻無機物小豬的肚子裡有了愛以後,紛紛呈現。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個原住民小女孩,手中握著媽媽給的零錢。
她跑向我的攤位,盯著募款海報上跟她一樣可愛的孩子好久。

我告訴她,我正在辦一個募款活動,這些跟妳一樣大的孩子,她們住的地方沒有醫院,如果生了病,都會因為來不及送醫而變得很嚴重。

她考慮了一會兒,才好像終於下定決心那樣,把手中的錢都投了進去,我有注意到,是25元,剛好是一隻脆桶裝冰淇淋的錢。

她笑著跟我說,因為牧師說要幫助別人。

然後蹦蹦跳跳的跑向她媽媽的摩托車。


正是這些場景讓我感受到了,無論世界現在有多糟,未來有多灰暗,只要人的心中有愛,我們都還有變得更好的希望。


這八天太充實了。


雖然最後少少的金額讓我既不安又羞愧。但這已經是現階段的正當冰在不倒閉的前提下能夠做到的。

也墾請朋友們幫我集氣,讓我在為來不遠的日子裡,能夠凝聚更多善的力量,為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服務。